adc影院欢迎您大驾光临下载

【 .】,精彩免费阅读!

通幽玄界的上空,姬文龙的身形浮现,隔着不知多远的距离,与莫名出现的陌生五重天高手相斗。

从通幽玄界跨过通幽城,然后一路向着西南方向延伸到数百上千里,直至深入到千叶山脉,一条巨大的沟壑正在随着两位掌控有五阶力量存在的隔空相斗,正在缓缓的形成。

在大战当中已经几乎被摧毁了近一半城区的通幽城废墟之上,来自冀州、并州等或明或暗的四阶高手,正在不遗余力的冲击着通幽玄界的虚空屏障。

尽管有着通幽学院一方仅剩的几位四阶高手阻拦,同时也有玄界内部低阶武者利用阵法进行抵挡,但仍旧无法将所有人的攻势完全阻拦,顾此失彼之下,玄界的虚空屏障虽然仍旧能够维持,却不时被人攻破。

虽说在玄界自身修复以及内部阵法师的调控之下,破损的屏障能够很快复原,但在这个过程当中,仍旧造成了内部两界本源的大量流逝。

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一直在抵挡长枫城两位四重天武者的卫仲汶突然阵前倒戈,反手一掌隔空轰击在玄界屏障之上。

已经凝聚了三道本命灵煞的白鹿福地长老,这出其不意的一击完全超出了玄界屏障的承受,生生被击穿了一个大洞,有如实质的两界本源从中奔涌而出,但被破开的屏障同时也开始顽强的合拢。

“卫仲汶,疯了?这是干什么?”

韩重威显然没有想到卫仲汶会这么做,不由的大喊了一声。

卫仲汶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反手间便要再次出手。

可就在这一刹那,原本一直站在杨虎身后的司先生骤然出手,向着卫仲汶的身后打去。

清纯白衣美女微笑写真 草莓般的初恋让人着迷

卫仲汶仿佛完全没有察觉到一般,只管再次出掌向着玄界屏障劈出。

眼瞅着司先生这同样是出乎意料的一击,就要落在卫仲汶的身上,而卫仲汶也全然没有防备,可偏偏就在司先生动手的刹那,他身旁的杨虎仿佛早有准备一般,一拳横扫,隔空向着步先生的身上打来。

司先生那一掌若要打在卫仲汶的身上,那他自己就势必无法抵挡近在咫尺的杨虎的攻击。

这个时候,司先生若想不被两位四重天第三层的武者联手围攻,那现在退走逃生或许还来得及。

毕竟无论是卫仲汶还是杨虎,两人都是已经凝聚了三道本命灵煞的武者,而相比这二人,司先生仅仅只是凝聚了第一道本命灵煞的四重天罢了。

然而面对这唯一的逃生机会,司先生却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一般,任凭旁边杨虎那一拳落在他的身上,也要执意将自己那一掌击中卫仲汶的后背。

这看上去根本就不是一笔合算的买卖。

要知道,以卫仲汶的修为,司先生那一掌就算击中他的后心,最多也不过令其内腑受创,实力削减而已。

可要是杨虎那一拳实打实落在他身上,以司先生的修为肯定要重伤。

然而司先生偏偏就这般去做了。

“噗——”

“砰——”

两声闷响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响起。

卫仲汶闷哼一声,内腑之中元气震荡,喉头发甜,原本蓄势已久的一击便没有了后继之力,落在玄界屏障之上也仅仅只是溅起了几道虚空涟漪而已。

而司先生却被杨虎凌空一拳击中了身躯右侧,右臂连同右肋几根肋骨直接断折,体内本源直接被打散,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都无法维持飞遁,从半空当中摇摇晃晃的掉了下来。

“嘿嘿,月季会里的五姓余孽,什么时候又与通幽学院沆瀣一气了?”

卫仲汶怒极反笑的问道,神情之间看上去多有几分狰狞。

很显然,无论是卫仲汶还是杨虎,都已经对司先生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并事先做了防备。

但两人显然都没有想到司先生居然会如此拼命,任凭自身被杨虎打成重伤,也要从背后偷袭卫仲汶一掌。

杨虎同样面露奇异之色,道:“步兄,究竟是何人?”

司先生“嘿嘿”冷笑了一声,张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不料再次从口中涌出了一口黑血,甚至血水还在半空当中,就已经化作了一片片血色的冰渣掉落。

“杀了他!”

卫仲汶眼见得步先生几乎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甚至都懒得再去询问他的真正身份,只是开口向身边的杨虎吩咐了一句,便再次转身向着玄界屏障而去。

杨虎转过头来看向步先生,面露一丝犹疑,道:“司兄,这些年来对杨某多有辅助,若真要有心害我,为何会等到现在才出手?”

司先生在连吐两口血水之后,体内气息反倒通畅了许多,惨笑道:“不管怎么说,长枫城已经是幽州仅剩的两座城池了,真正的幽州人已经不多了。我原本希望能够辅助壮大长枫城,然后再寻机让与通幽学院一同收复幽州旧地,可惜,最后还是要倒向白鹿福地。”

杨虎闻言一阵默然,最后才缓缓道:“人各有志……”

司先生此时已然没有多少力气再多言,神情反倒淡然平静了许多。

杨虎仅仅只是出神了刹那的功夫,然后看向司先生道:“司兄,最后一个问题,究竟是谁?”

不等司先生张口,杨虎又道:“不要再说什么月季会和司马世家,知道我不会信的,与通幽学院究竟是什么关系?”

司先生原本紧闭的双目缓缓睁开,仿佛正待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目光却突然看向了他的身后,神情间浮现出了惊怒交加的神色。

“嗤——啦——”

一声如同裂帛一般绵密的声响在半空之中传来。

这种能够直入武者神魂意志,四阶以下极难抵挡的空间撕裂的声音从杨虎的身后传来。

不同于先前玄阶屏障被击穿后还能够修复,这种虚空撕裂的声音,却是一种对于玄界屏障的永久性伤害。

在司先生被重伤之后,没有了掣肘的卫仲汶,直接施展白鹿福地的秘术,在玄界屏障上撕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一道至少在短时间内无法修复的缺口。

大量的已经被平复下来,却还尚未完全被玄阶消化的两界本源,顿时如同决堤的洪流一般,从玄阶的缺口处倾泻而下。

卫仲汶双臂张开,迎着滚滚而落的两界本源放声大笑。

只见此人身周有三色本命灵煞涌现,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源源不断的吞噬着从脚下流淌的两界本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