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看麻豆映画传媒的

叶长河看了一眼主位上的叶老爷子,压下心中的怒气,斟酌了一下说辞,才道,“大小姐,不要咄咄逼人,曲解我的意思。朱大小姐是二夫人的娘家人,她怎么可能会杀?

更何况,老太爷不在家的那几年,一次又一次得罪朱家的人,前三次朱家看在二夫人的面子上不跟我们叶家计较,但依然继续得罪朱家的人,朱家才让我们叶家做一下样子交代一下,以示警告……

但过去那些都是小事,如今竟然得寸进尺把朱大小姐打成重伤,说我们叶家该如何交代?大小姐,请以后做什么事情之前,考虑一下我们叶家吧!”

叶长河痛心疾首的样子,仿佛真的为叶家着想。

“啪啪啪!”

下一刻,一阵鼓掌声响起。

叶绯染收回手,看着叶长河道,“大长老,说得比唱还好听,不去当说书先生真是有点可惜了。”

“!”叶长河这会儿真的被叶绯染气到头顶冒烟,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之上,有劲使不上。

叶长河深吸一口气,瞪了一眼叶绯染,冷哼道,“不知悔改!”

叶绯染似笑非笑地看着叶长河,“我没错,何来的死不悔改?”

叶长河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朱氏,气呼呼地喝茶,一副气到说不出话的样子。

紧接着,朱氏柔柔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气质美女清艳脱俗生活照秀美腿

“大长老,莫要跟染儿生气了,朱家的医师能力卓越,我相信美艳的伤很快就会好起来,而且我也相信大哥不会真的为难我们叶家,只是……希望染儿以后不要这样了。”

说到最后一句,朱氏温柔地看着叶绯染,一副慈母的样子。

叶绯染目光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径直走到其中一个空位上坐下,优哉游哉地喝茶,仿若一个不听管教的纨绔大小姐。

同时,叶绯染喝茶的时候,不动声息地给叶老爷子打了一个眼色。

下一刻,叶老爷子看着叶绯染,脸色越来越黑,眉头皱起,一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样子。

看到演技如此炉火纯青的叶老爷子,叶绯染在心里默默点了三十二个赞。

然而,她不知道叶老爷子此刻心里真的不高兴。

叶老爷子听到叶长河的话,心里便开始想他不在的这些年,叶绯染到底生活着什么程度的水深火热之中。

他自然不是很相信叶海,但他相信叶绯染,只不过叶绯染对过去的事情不怎么提,而叶家的人几乎已经被叶海夫妇收买,再加上叶绯染臭名昭著的废物名声,他想要调查存在一定的难度,而且后面叶绯染的表现也让他打消了调查。

想到这里,叶老爷子很想给自己一巴掌,他没有保护好染儿。

叶海一家三口看到叶老爷子黑沉的脸色,心里浮现一抹喜悦,闹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相信叶老爷子一定不会再包庇叶绯染。

只可惜,即使这不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局,他们也低估了叶绯染在叶老爷子心目中的地位。

“染儿,说朱美艳想杀?此话当真?”叶老爷子蹙眉问道,身上的气息十分冰冷。

听到此话,朱氏心里咯噔一下,心里的喜悦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连忙开口道,“老太爷,美艳这孩儿在京城的风评极佳,再加上我是染儿的婶婶,她绝对不会想杀了染儿。”

叶老爷子深邃犀利的眸子看向朱氏,不悦道,“那的意思是染儿说谎?”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朱氏心里浮现一抹慌乱,连忙解释道。

只可惜还没说完就被叶老爷子打断了。

“那是什么意思?说朱美艳不会想杀了染儿,那我家染儿也不会说谎啊!”

紧接着,叶老爷子看向叶长河,冷声道,“叶长河,什么意思?事情还没搞清楚就一口咬定是染儿的错,到底是不是我们叶家的人?”

闻言,叶长河心里咯噔一下,连忙道,“老太爷,我当然是叶家人。”

“那为何一口咬定是染儿的错,亲眼看到了吗?还是说是朱美艳肚子里的蛔虫?如此偏帮朱家人,我瞧是朱家人吧!”叶老爷子冷着脸道。

听到蛔虫两个人,叶绯染差点忍不住笑出声,爷爷有点幽默啊!

“老太爷,我绝对没有偏帮朱家人的意思。”叶长河一本正经道,但心里不知道痛骂了朱氏多少次,她到底会不会说话啊!

“是吗?”叶老爷子拉长了尾音,犀利的眸子扫了一眼叶长河和朱氏,继续道,“一个家族,如果家族的人真的做错了事,家族的人都会帮自己人,但我想不到我们叶家不是,一个两个竟然胳膊往外拐帮别人,看来我不在的这些年,们翅膀长硬了,不知道谁才是叶家真正的掌权人。”

说到最后,叶老爷子还扫了一眼叶海。

对上叶老爷子冰冷又愠怒的视线,叶海浑身打了一个冷颤,不过他很快便镇定下来。

“父亲,您莫要生气气坏了身子。大长老和梅英为我们叶家付出了那么多,又岂会胳膊往外拐?至于染儿的事情,这不能怪他们,毕竟染儿这几年真的做了不少混账事,导致他们……父亲您不相信的话可以让陈老管家调查一下。”

“导致他们什么?”叶老爷子冷冷地看着叶海。

“父亲,我已经派人去调查此事,如果大长老和梅英真的误会染儿,他们一定会给染儿道歉。”叶海继续道,眼睛直视叶老爷子,一副秉公处事的样子。

“呵呵~”叶老爷子突然嘲笑出声,犀利的眼眸扫了一眼议事堂里面的人,“看来们真的以为我老糊涂了。”

“爷爷,在染儿眼里永远年轻,一点也不老!”叶绯染突然开口道,俏脸挂着天真无邪的笑容。

议事堂瞬间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叶绯染身上,神色各异。

叶老爷子、叶长城和叶涵都嘴角一抽,看了她一眼便移开视线,生怕自己一下子忍不住破功。

叶海一家心里则十分高兴,叶绯染越是犯蠢,对他们就越有利。

至于大长老和二长老看着叶绯染,眼底的嫌弃之色毫不掩饰。

一个废物本来就没有资格当他们叶家的少主,更不要说这废物一点眼力劲也没有,谁够胆把叶家交在她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