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app在线玩

..co,最快更新爱欲横流最新章节!

“这才是该有的态度……”封行朗还没来得及去怼已经示弱认错的丛刚,‘砰咚’一声巨响,奔驰车后的越野车应该是被追尾了,等封行朗转过头来看时,又是一声‘轰隆’作响,被追尾的越野车瞬间就

被一个大火球给吞没了。

与此同时,丛刚立刻探手过来,将封行朗那高昂着回看车后的脑袋给压到了奔驰车的操作台下。

“坐稳了!”

丛刚低厉一声,满踩油门以S形走位朝前呼啸疾驰而去。

后车爆炸的碎片弹了过来,丛刚猛打了一把方向盘又瞬间回正后才避让了开来。

“虫子……虫子……救救菲恩吧……他还是个孩子!”封行朗的声音有些嘶哑;他奋力的抬起头想看看奔驰车后的情况,却被丛刚一直压着头不让他看!或许是不想他看了之后又噩梦连连!封行朗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不适

合看这些暴力的事件了!

“放心,他死不了!”丛刚低哼一声。

就在丛刚作答封行朗之际,一辆黑色的越野车上从坡道上横冲下来,几乎是照准了奔驰车撞了过来。

“连我的人都敢动……找死!”

清纯美女唯美婚纱写真

丛刚松开了一直按压在封行朗后颈上的手臂,猛打方向盘避让开了那辆从坡道上横撞过来的越野车。

“虫子……究竟是什么人?”

封行朗有些惊慌的问。侧头去看后面那辆被撞成火团的商务车,只见一个浑身着着火的人影从报废的车内爬了出来,然后拼命的在地上打滚儿。

“丛刚……那个人是不是菲恩?我们回去救人吧!”

封行朗有些于心不忍的说道。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对菲恩的好感也是日渐加深。感觉年纪虽说不大的菲恩,还算是个可塑之材。值得他用心去栽培。

“的命可比他们的命重要多了!”

丛刚一边冷声作答封行朗的提议,一边探手过来掰过封行朗一直朝后瞄看的头,“坐稳了!一会儿撞车时,尽量压低身体,往我身上靠!”

“虫子,究竟是什么人要对我和菲恩杀人灭口?”

封行朗一边询问,一边顺从的下挪着身体以避让撞车的冲击力。

“回古堡后再跟解释!乖,坐稳了!”

这辆奔驰车是五颂送来的。很明显经过改装:整个车身如钢炮一样坚硬,而且都是防弹级的车身和车窗玻璃。

原本计划里并没有封行朗冒险这一项的。可封行朗好巧不巧的非要让菲恩带着去参观默尔顿生物科技公司。不清楚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菲恩便顺水推舟的带上了封行朗。

已经很多年没有亲自出手的丛刚,这一回为了确保封行朗的安,不得已则亲自现身保驾护航了!

袭击菲恩和封行朗的人,是菲恩的二伯赫尔塔。他用了相同的手段害死了在默尔顿家族里极有威望的菲恩父亲,而且还害残了侄儿菲恩。

丛刚知道赫尔塔的阴谋。他正等着赫尔塔出手。只有为菲恩除了这个祸患,菲恩才能在默尔顿家族里真正立足。

为了确保封行朗的安,丛刚安排了螳螂捕蝉麻雀在后的计划。也就是说,在赫尔塔的身后,他安排了五颂对他进行追缉。

但直到现在,丛刚都没有通知五颂出手……想必应该是有把握带着封行朗杀出赫尔塔的重围。

跟封行朗一起历险,那是一种相当奇妙的感觉。似乎可以锻炼某人的胆量,也不至于在时不时在梦魇中喊他不要死!

‘哐啷’一声巨响,丛刚用车头别了一辆穷追不舍的越野车。越野车撞到了斜坡上,翻了两翻才砸落了下来。

“封行朗,怕死吗?”

丛刚看了一眼一直在急促呼吸中的封行朗。养尊处优的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暴力场面了。

“有陪葬!老子怕个毛!”

虽然心脏一直在砰砰的加速狂跳,但封行朗嘴巴上还是强势不服输的。

“那就好!”丛刚淡淡一笑。

“好妹啊好?这就是的计划?让老子像只丧家之犬一样被人追?”

封行朗瞬间就发燥了起来,对着皮笑肉不笑丛刚大声呵斥。

“哪里像丧家之犬了?我不是陪在身边么?”

丛刚一边警惕的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一边含笑着跟封行朗调侃。

“死虫子,丫的能不能不自狂自大?老子要是受了伤,或是送了命……担当得起吗?”

都被三面夹击了,亏这只死虫子还能笑得出来?

“放心吧……有我在,保一根汗毛都少不了!”

丛刚探手过来,轻轻的抚了一下封行朗炸立起来的短发;像是在撸一只不听话且嗷嗷直叫的宠物!

“老子的命都快被吓掉了大半条,它妈的还扬言不少我一根汗毛?这牛皮吹得也忒大了点儿吧?!”封行朗嗤声冷哼。

“这么胆儿小呢?”

丛刚轻撸了一下封行朗那被汗水浸透的脸颊,“真是为难了!行了,不跟他们战了,我们回古堡里喝茶!”

言毕,丛刚猛踩油门,改装后的奔驰车如离弦之箭一般朝默尔顿古堡呼啸而去。

“菲恩呢?不救菲恩了?老子投资了一千亿美金呢……想让我打水漂儿?”

封行朗更多的是真在关心菲恩的安。毕竟投资的那一千亿美金,是从河屯身上拔的毛,他又没损失什么。

“的意思是,我把丢下……然后去救菲恩?”丛刚似笑非笑的反问。

“……”封行朗一阵语塞。他还做不到舍己为人。毕竟他可是三个孩子的亲爹。

“可以打电话给那个阿里娅啊!!她大儿子要是死了,她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封行朗做不到让丛刚丢下自己去救菲恩,但他还是在极力的想办法去营救。

“封行朗,如果要用我的命……去换菲恩的命……换吗?”

丛刚淡淡的看了封行朗一眼,然后风轻云淡的问道。

“当然不换!”

封行朗脱口而出,“但我们也不能见死不救吧?还是有其它的计划?那辆商务车被撞成那样,而且还起火爆炸了……菲恩那瘸子应该是活不了了!”

“偷袭菲恩的应该是菲恩的二伯赫尔塔!菲恩不死,赫尔塔就得死!他们叔侄之间,只能活一个!”丛刚冷声道,“但我没想到的是:那个赫尔塔竟然连也敢杀之灭口!怕他是不知道有个叫河屯的枭雄亲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