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家庭教师在线

张弛笑道:“人活着就得轻松点,又不是准备修仙得道,没必要六根清净,更没必要整天摆着一张禁欲系的面孔,陪我喝点小酒,常言说得好,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林黛雨道:“我算是听出来了,你在这儿兜来绕去,合着是想教我学坏呢。”美眸中透出提防的光芒。

张大仙人很不要脸地点了点头道:“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当了十八年的乖女儿,十二年的好学生。今天中午在云鼎大打出手的时候,你心情是不是特别爽,有种小鸟出笼的感觉?别撒谎,对我敞开心扉,来点真的。”

林黛雨抿着樱唇看着这个无耻的教唆犯,真想在他这张厚脸皮上狠狠来上一拳。

张弛给林黛雨倒了杯酒送到她的面前,小酒怡性,今晚这么好的气氛得培养培养。

林黛雨看了看那杯白酒,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端了起来,很小心地抿了一口,张弛鼓励她道:“尝试一下,凡事都得有第一次。”

林黛雨皱着眉头道:“我真是第一次。”

张弛道:“第一次有我陪着你是不是特别有纪念意义。”

林黛雨放下酒杯,俏脸之上已经飞起两片红云,显得越发娇俏可人。

张弛有句话没说错,她习惯于端着,习惯于在人前经营自己淑女的形象,她不知道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只是知道父母希望她成为怎样的人,只是知道老师同学认为她应该成为怎样的人,所以她尽可能做到完美,无法容忍自己有一丁点的缺点,比起张弛她活得太不真实了。

她明明拥有相当的战斗力,可却要在人前装成一个文弱的淑女,遇到不平事明明想挥拳相向,可是她却遵从父亲的教导隐藏自己的实力。

从小到大,她甚至不敢让别人知道自己是林朝龙的女儿,不敢让人知道她的家庭状况,她活得太谨慎,太小心,也太在意别人的感受。

粉嫩脱俗少女玲珑迷人

她的心中其实也有负面的情绪,她并不是彻彻底底的正能量,她也想恶作剧,也想偶然放松一次,释放出自己本来的天性,可她不能。

今天中午的爆发已经让她昔日的淑女形象崩塌了,直到现在她都在想这件事会给自己造成怎样的影响。

张弛不怕崩人设,他从头到脚都是负能量,崩无可崩,所以从来都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我得为自己活着,凭啥在意别人的感受,我不能为了让你们舒服我就勉强自己。

林黛雨道:“你不是好人!”

张弛点了点头,自己从来都没承认过是好人,可自己也不是个坏人,违法乱纪的事情一件没干过,连偷鸡摸狗的小错都没犯过。

酒精的确能够让人放松呢,林黛雨觉得身体暖暖的,似乎放松了许多,轻声道:“你知不知道,我爸我妈要送我去欧洲读书。”憋在心里很久的事情总算说了出来。

张弛不知道,他有些不解道:“好好的水木不上,去什么欧洲啊?外国的月亮不一定圆,关键是你自己怎么想。”

林黛雨道:”我不想去!”

张弛道:“那就不去,凭什么啊,谁规定儿女非得要按照父母制定的规则活着?你成年了啊,你有自主选择权啊。”

林黛雨拿起酒杯咕嘟灌了一口,喝酒的样子有点不淑女了,酒一点都不好喝,很辣,而且喝下去就像吞下去一团火,林黛雨还是改不了好强的性子,不能让张弛看不起我。

张大仙人看到她这一口气下了半玻璃杯,有点吃惊,林黛雨该不会像小黎一样天生海量吧?

不过看林黛雨喝完这一大口之后紧皱的眉头,迷离的小眼神,马上就明白她是真不能喝,这一大口就应该成功达到微醺的地步了。

张弛趁着她有点微醺趁机道:”那啥,你给我透句实话,你爹妈坚持让你留学跟我没关系吧?“

林黛雨有些诧异地望着他,愣了一会儿方才笑了起来:”你神经病啊,自作多情你,跟你有什么关系?咱们就是同学啊。”

张弛点了点头,同学?应该不是普通同学吧,一起带过孩子吃过全家桶还同吃过一根驴鞭,最后又一起考入同一所高校的男女同学好像不多。

想当初自己在高考后人莫名其妙从宾馆里清出来,罪魁祸首就是天宇制药,林黛雨当然不会那么无聊,干这事的十有仈Jiǔ是她家长,表彰会上,黄春晓对自己的嫌弃都摆在脸上。

张弛能理解,毕竟自己过去又矮又挫,一穷二白的熊样,换成自己是林黛雨的爹也不肯让女儿跟这样的小子交往。

可现在自己好歹也算逆袭了一点吧,燕南省应届高考状元,水木新世界管理学院精英管理系的学生,身高也有一米七六,减肥也非常成功,不敢说型男,可也算是妥妥地阳光青年一枚,连萧九九都夸自己帅得跟郭某城似的,去除其中感恩的水分,自己至少不难看吧。

林黛雨道:“你想什么呢?”

张弛道:“你爸妈不会觉得咱们在处朋友吧?”

林黛雨又喝了口酒,没有直接回答他这个问题:“其实我妈早就想送我去国外读书,一直都是我爸在反对,可不明白为了什么,这次他突然就改变想法了,他说剑桥那边的环境更有助于我的学业发展。”

她点了点头道:“是,我知道他说得都是事实,可是我不想去,我讨厌他们掌控我的生活,从小到大,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他们都会按照自己的标准告诉我,根本不给我自主辨别的机会!”

林黛雨的声音有些大,明显激动了。

张弛这才留意到林黛雨面前的那一玻璃杯二锅头已经见了底,二两多呢,事情的始作俑者开始有些后悔了,就林黛雨这小酒量,把她灌醉了容易,可必须要考虑后果。

等她清醒之后,要是怀疑自己别有用心,不排除跟自己秋后算账的可能,她的脾气张弛是了解的,最擅长得就是冷战,张弛最忌惮得也是这个,这方面林黛雨和开朗的萧九九截然不同。

不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