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影院app安卓vip破解版

♂? ,,

..,最快更新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最新章节!

“吉田那帮狗贼,狗急跳墙的四处在搞破坏,昨天晚上刚炸了一处郊外的加油站……简局那边忙得急跳脚呢!邦哥,可要小心点儿了!还有封二爷一家!”

“放心,这帮狗东西,也就只敢在郊外瞎折腾,敢来市中心触高压线,那是自投罗网!衙门都不用顾忌外交关系,直接击毙省事儿了!”

“那到是!对了邦哥,听说二爷今天出院了?”

“怎么,什么时候对封行朗也感起兴趣来了?!”严邦厉声反问。

“不不,邦哥您别误会。有兄弟说丛刚的尸体今天火化……要不要通知二爷去见丛刚最后一面啊?”

“敢!”

严邦厉声呵斥,“敢让二爷知道,老子先弄死!”

“邦哥您别火啊,即便我不通知二爷,保不准卫康他们……”

“知道了,我会处理的!”

挂断电话的严邦,透过车窗朝封家别墅看了过来。

水灵电眼森系美少女优雅盘发蕾丝纱裙梦幻写真图片

真它妈会挑时候!早不火化晚不火化,就等封行朗出院呢?!

“把车开到拐角,我们等会儿!”

要阻止封行朗去见丛刚最后一面吗?

一具面目非的尸体,想来也没什么好看的!封行朗要是真去见了,也只是会徒增伤感罢了。

关键现在他老婆孩子在怀,想必也不会让他不顾身体出门的。

严邦估摸着封行朗心里应该有数:丛刚已经死了!他那么精明诡诈的人,又怎么可能然不知呢!

即便赶去见丛刚最后一面,又能改变得到什么呢!丛刚也不能起死回生!

为了二少爷封行朗出院回家,莫管家还弄了点儿小仪式。又是用火盆暖脚,又是用什么奇怪的树叶拂尘。当然都是在二少爷不经意间完成的,丝毫没有让人感觉到不自在。

“亲爹,好好躺着,亲儿子帮暖手。”

封林诺挤开了腻歪在封行朗身边卖萌的封团团。

“赏们一人暖一只手!”

看着两个缠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的小东西,封行朗舒心的笑了笑。还是家里够温暖,整个人都跟着明朗了起来。真是治愈系的理疗模式。

“团团暖这只!”

小可爱立刻眉开眼笑的用一双软嘟嘟的小手捂住了了叔爸封行朗的右手。还时不时的送到小嘴巴前吹上一吹,“叔爸,暖和吗?”

“特别暖和!我家团团最乖了!”女儿果真是贴心小棉袄呢。

封行朗温情着目光看向一旁吃着小点心的妻子;

雪落随即用睡衣遮住自己的肚子,“不给看!少惦记着我闺女会伺候!我可是要把她当公主养的!”

“来,我的大公主小公主,让亲爹宠一宠,抱一抱!”

封行朗向妻子敞开了自己热情的双臂。

可雪落却嫌弃的坐到了一旁的单人沙发上,“闺女不爱闻身上的消毒药水味儿。”

就在雪落跟丈夫封行朗另类似的撒娇时,封行朗的手机却作响了起来。

“亲爹,亲儿子帮接电话。”

林诺先于亲爹封行朗抓起了茶几上作响的手机。

“好!我是封行朗的亲儿子,请问哪位?”听得出,小家伙的心情很愉快。

“……我是卫康!让亲爹接电话!”

卫康的声音似乎顿了一下后,才作答了林诺小朋友的问话。

“卫康?是啊!大毛虫呢?”

小家伙欣喜若狂的嚷嚷追问,“大毛虫在不在身边?快让大毛虫接电话!”

“他……在我身边!不过不想接的电话!”

卫康吁出一口哀伤的气息,“他只想接亲爹的电话!把手机给亲爹!”

“大毛虫为什么不想接我电话啊?有什么秘密非要跟我亲爹单独说?我也想听嘛!”

“诺诺,把手机给亲爹!快点儿!”

一听是卫康的电话,封行朗立刻坐起身来。起得有些猛了,疼得他顿了几顿才缓过来。

小家伙按了免提之后,才将手机送给了亲爹封行朗。这样他也能听到大毛虫要跟亲爹说的秘密。

“卫康……”封行朗开了声。

“说话方便吗?有点儿不开心事要告诉!”

“嗯,我去书房。”

“亲爹,不要走嘛!卫康,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直说嘛……大毛虫好讨厌!为什么有秘密不肯跟我说,非要跟我亲爹说?!”

“行了诺诺,乖乖在客厅里等着,让亲爹去书房!”

封行朗想扯开半吊在自己身上的儿子,却被小东西紧紧的缠抱住了腰际。

“诺诺,不许胡闹!快到妈咪这里来!”

见雪落上前要抱林诺,封立昕连忙替她将小东西从封行朗身上扯了开来。

书房里,封行朗紧声肃然的追问:“卫康,boss丛刚呢?让他接电话!”

“他就在我身边,却接不了的电话!”

卫康的声音沙哑得厉害,“还有一个小时,就轮到他了!封行朗,能赶过来见他最后一面吗?”

“最后一面?什么意思?”封行朗的声音微带轻颤。

卫康没有说话,作答封行朗的,是一段实时视频。

火葬场、火化炉、棺木、面目非、僵硬、尸体……

封行朗用了好久,才将这些东西给连贯起来:丛刚死了,死得面目非。即将被推入火化炉!

“骗我有意思吗?”

良久,封行朗才凄凄的冷笑起来,“我不相信丛刚会死!永远都不会相信!”

“那就当我是在骗吧!挂了!”

卫康没有解释,亦没有争辩,就这么无波无澜的将电话给挂了。

冷不丁的,封行朗突然着魔似的朝书房门口奔去,大幅度的运动,让撞到座椅他,一下子倾倒在了门框上。缓了几缓,才爬起身来。

“亲爹……亲爹……是不是摔跤了?亲儿子听到声音了!”

听不到亲爹说话,但却能听到亲爹摔倒的碰撞声。

等封行朗看到四周关切的一张张面容时,他便突然的冷静了下来。

“行朗,发生什么事了?”

雪落紧张的问,“是不是丛大哥出事了?”

“丛刚伤得不重……可是……”

封行朗开始了自己的编说。可第二句还没能出口,便哽咽在了喉咙里。

“可是什么啊?行朗别说一句藏一句啊!会把老婆急坏的!”

雪落跟儿子林诺,母子俩都是万分紧张丛刚的。

“应该是被火烧到了脸……卫康已经跟他一起去了韩国。”

这故事编得并不好。也就能哄哄女人和孩子。这便足够了。

“大毛虫也真是的,那么大个人了,还臭美!”小家伙不满的直哼哼。

“是大毛虫的嘴巴说不了话……”

每多说一句谎言,封行朗的内心就被扎似的生疼着。即便如此,他也得在妻儿面前继续的伪装下去。

怀孕中的妻子,着实经受不起再而连三的刺激了。而且他们母子还是那么的喜欢丛刚,视他如亲人一般。

“那烧得……挺严重的了?”雪落忧伤的问。

“好在命是保住了!”

封行朗微微叹息一声,“不过丛刚那么矫情……他那脸要是好不了,估计是不肯见人了!”

所有的谎言,都是为了替丛刚的死亡做铺垫。想着久而久之,妻儿就能将丛刚这个人给忘掉!

封立昕只是默默的听着,并没有插话。似乎他能感觉到弟弟封行朗那压抑的心境。

“雪落,安婶给煲了菌菇汤,跟诺诺出去喝点儿,行朗这边也需要休息的。”

封立昕劝离了问个不停的雪落和诺诺。

等妻儿离开之后,封行朗紧紧的闭上了双眼,胸膛急剧的起伏着。

“行朗,丛刚他……”

“别问了!”

……

已经五天没见着自己的两个宝贝女儿了,袁朵朵又开始想得心疼。

好不容易溜过去看两个女儿吧,那个心机女人又得跟白默通风报信。袁朵朵实在不想当着两个女儿的面儿跟白默大吵大闹。这绝对会给两个年幼的女儿造成一定的心理阴影。

那自己该怎么办呢?

袁朵朵想到过让白老爷子带着豆豆和芽芽出来……但入冬见寒,她也舍不得老爷子出来受冷。

得想个两其美的办法才行!

听雪落说封痞子出院了,袁朵朵想赶去封家看看封行朗;顺便向封行朗讨教一下方法。

袁朵朵正准备赶去封家,便接到女儿豆豆打来的电话。

“妈咪,豆芽出门了……妈咪一起来!”

豆豆是个爱热闹的孩子,出门之前,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带上朵朵妈咪一起。

白默娇惯两个女儿,平日里也很少带两个女儿出门。总感觉那些公共场所,或是游乐场,各种的细菌会侵害到他的两个心肝宝贝。

“跟芽芽妹妹要去哪里玩啊?谁陪着们一起去呢?”

袁朵朵柔声问。这是个见女儿们的好机会。

“爸比和老师……”

小家伙奶甜着声音,“还有朵朵妈咪也一起来!想妈咪!”

一听到白默那个祸也跟着女儿们一起出门,袁朵朵瞬间就黯然神伤了。

想想也对:豆豆和芽芽出门,白默这个极度护犊子的爸比要是不跟着一起去,那才奇怪呢!

“妈咪不去了……们跟爸比玩得开心点!”

“要来……要来!妈咪要来!想妈咪……要来!”

“那,那们去哪里玩啊?”

“去……去找爱探险的朵拉。”在市中心的一所早教中心,综合的教学和娱乐的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