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举报麻豆传媒映画

【 .】,精彩免费!

“快拦下阿朗!一定不能让严邦带走他!”

河屯对严邦的成见,那是根深蒂固的。

在河屯的心目中,严邦就是一个试图打他亲儿子主意的变态狂!

所以无论严邦做什么,河屯都会认为他是想图谋不轨。

“估计拦不住了。因为是封行朗主动提出要去严邦的御龙城里养伤的!现在应该已经上了严邦的车!”

邢八将实际情况跟河屯做了客观的描述,“想必封行朗着急去御龙城,也是为了能够尽快的找到十五。”

手机那头的河屯默了一会儿,“老八,跟十四先去御龙城里打探一下,看看十五究竟在不在严邦手里。先别轻举妄动,等我回来。”

“好的义父!”

宽敞的房车里,躺着封行朗,坐着雪落和严邦。

雪落第一次感觉到三个人之间的尴尬气息。

怎么说呢,或许在获得信件之前,雪落一直把严邦当成丈夫封行朗要好的兄弟。

纯美彭雨荷优雅迷人

即便严邦跟封行朗闹出那些艳图出来,雪落还是认为他们之间是纯洁的友谊关系。

可现在呢……

就好像严邦和封行朗之间的那层神秘面纱被揭了开来,一下子暴露在了阳光和空气之中。

其实,这便是某人的睿智和阴狠之处!

弄丢儿子的林雪落,无疑成了惊弓之鸟,即便她有所怀疑那封信件的真实性,但也会因为儿子的失踪而草木皆兵!

所以,雪落怀疑严邦,也就成为了必然!

三个人都维持着片刻的静默,看起来各有所思。

严邦的目光大部分的时候会落在封行朗的身上,偶尔之际也会瞄上一眼一旁默不作声的雪落。

这一回,好像是林雪落主动提出让封行朗住来御龙城里养腿伤的。

这或多或少会让严邦有所惊讶:难道这个女人不知道自己对她的丈夫有非分之想么?还是她想就止验证一下自己跟封行朗究竟有没有那层爱昧的关系?!

真不知道这个女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不过只要是封行朗想住去他严邦的御龙城,他就没有拒绝的理由,不是么?!

沉寂良久的封行朗,突然间开口,“邦,让司机先去一下封家。”

“好!”严邦应得干脆。

“雪落,一会儿下车!乖乖在家等着我跟诺诺的消息。阿邦会帮我们找到诺诺的。”

封行朗说得不动声色。并没有因为那封信而改变自己对严邦说话的口气。

看来,他是在试探;同时也是在排疑。

“不……我不回封家!行朗,我要跟一起去御龙城!我可以照顾!”

其实雪落想说:跟孩子都在御龙城里……我哪里也不想去,就想跟在跟孩子的身边!

“阿邦会照顾好我的!就别添乱了!”

封行朗的声音微厉了起来,“雪落,我答应:一定会找回诺诺的!要我用生命起誓么?”

他并不想雪落跟着他以身试险。

雪落含泪摇了摇头,“行朗,那小心些!”

“嗯!会的!别哭了,来吧,让老公抱一下!”

封行朗倾过上身,抱住了泪眼婆娑的女人;并凌乱的亲吻着女人瑟瑟发抖的脸颊和红唇。

严邦有些不自在的侧头回避着封行朗夫妻之间的亲昵拥抱和亲吻。

封行朗的手臂环过女人的腰际,在更深的拥抱之间,从她口袋里拿出了那张折叠好的信件。

这封信件,留在他身上要比留在女人身上更稳妥些;他必须好好的将它研究一下。

在封家的院落外,雪落听话的下了车。

虽说对男人和孩子万分的不舍和担忧,但雪落知道男人有他自己的办法。她跟去御龙城,只会让严邦更多了一个筹码!

看到从别墅里走出来应接女人的莫管家后,封行朗便让司机将房车驶离了封家,没有做停留。

“太太,回来了。诺诺呢?怎么没跟一起回来?”

莫管家只知道雪落太太任性的带着小少爷去了一个穷乡僻壤,并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儿。

“诺诺……丢了!行朗去找他了!”

雪落淡淡的应答道。

“什么?诺诺丢了?怎么回事儿?”

莫管家长长的哀叹:“这封家怎么没完没了的磨难呢?先是大少爷和二少爷,现在又是诺诺跟团团……什么时候这个家才能安稳下来啊!!”

雪落也想问:这一切的恩恩怨怨,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封家客厅里,安婶正端着药膳准备送上楼去给大少爷封立昕。

封立昕

已经在浅水湾门外守了四五天了,却没能守到女儿封团团。后来听浅水湾的管事说,女儿封团团已经被河屯的义子带去了英国。

再一次晕厥在浅水湾门外的封立昕,被莫管家强行带回了封家。并锁了起来。

听到二楼传来的砸门声,莫管家跟安婶都是哀容满面。

“安婶,我送上楼吧。”

“太太……”

“放心吧,没事儿的。”

雪落从安婶手中接过了餐盘。

放心不下的莫管家,还是跟在了雪落的身后。

卧室的门刚刚打开,封立昕就拖挪着摇摇欲坠的身体想冲出来。

“大哥,先冷静点儿。团团已经动身回申城了,河屯会把她还给的!”

这一刻,雪落的心是涩苦之极的:自己的孩子丢了,却还在安慰别人。

“雪落,说的是真的吗?别安慰大哥了……安慰得了我一时,也安慰不了我一世!没有团团,我是活不下去的!”

封立昕整个人都呈现出病态的颤抖,几乎连站都站不稳。

“大哥,应该还不知道河屯为什么掳走团团的吧?”

“为什么?”

“因为河屯听信了谗言,说团团是行朗的亲生女儿,所以才会出现这一闹剧!”

“团团怎么可能会是行朗的女儿呢?!团团是我的女儿,我亲眼看到她整个的孕育过程……她怎么会是行朗的呢!”

封立昕急切的解释着。

“现在误会解开了,河屯会把团团毫发无损的还给的!只是还要等上一两天。”

其实团团已经被邢十二带回了申城,但雪落还是决定让封立昕再等上一两天。

母爱会让一个妈妈带上自私:雪落要为丈夫封行朗赢得一两天的时间。万一儿子林诺的失踪跟蓝悠悠有关,至少还可以拿封团团跟蓝悠悠做交换。

“河屯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会听信谗言呢?”

封立昕心切的叹息一声。

“是呢……真不知道是谁在他面前吹了这阵妖风,搞得封家上下鸡犬不宁!”

“会不会是蓝悠悠?”

“……我也不知道!但如果真是她,那她就真的罪不可赦了!她差点儿害死了她自己的女儿,还害得行朗断了腿,诺诺现在下落不明!”

雪落咬牙嘶声道。

要真是蓝悠悠做的,想必封家两兄弟也不会继续包庇她了吧?!

******

雪落下车之后,房车里的严邦似乎活力了不少。

他挪身到封行朗的身边坐下,用掌心探了一下他的额头,“把老婆赶下车,却跟我回御龙城……这感情深的,太让我感动了!”

封行朗的目光落在了严邦的手腕上。

他手腕上戴的是一款私人定制的Patek-Philippe机械腕表。跟送给封行朗的那一款腕表,是相同的。只是封行朗不常戴,而严邦却每天都戴在手腕上。

“邦,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要送我一款相同的机械腕表?”

封行朗的眸光是深邃的,他直视着严邦的眼底,扑捉着严邦会露出的任何可疑表情。

严邦浓郁的剑眉向上扬了扬,“想讨好呗!这点儿都看不出来?!”

“那为什么要讨好我呢?以申城地头蛇的身份,完全用不着吃力不讨好的奉承我一个小人物!”

封行朗继续着他的追问。

严邦说得越多,就越可能露出破绽来。

以封行朗十多年来对严邦的了解,他并不是一个擅于伪装的人。

但有些时候,一个人为了达到自己的某种私心,他有可能爆发出让人惊艳的潜力来!

“老子喜欢!这个理由还满意么?”

被封行朗逼问急了,严邦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

封行朗默了一下,再次抬眸迎上严邦那炙意的目光。

“可我已经有了老婆和孩子!而且,我并不是一个Gay!”

严邦把他那张疤痕满布的脸凑近过来,一点点儿的在封行朗的眼眸中放大。

“不试一下,又怎么知道自己没有那方面的潜质呢?”

严邦来劲儿了,整个人看起来很兴奋。

可封行朗的目光却染上了一层冰寒之意。

“严邦,这是在自掘坟墓!懂么?”

“要是这辈子能跟真枪实弹的搞一次……老子愿意自掘坟墓!然后主动躺进去!”

严邦的眸子里闪动着异样的光亮。如同黑暗中的萤火虫一样。

就在封行朗决定拿出那张信件跟严邦摊牌时,严邦身上的手机却作响了起来。

“嗯,有话快说!老子忙着呢!”

严邦耐着性子将手机接通了。

在听到手机那头的汇报之后,严邦刚毅的脸庞扭曲了起来,满染着愤怒之气。

“真当老子的御龙城是度假庄呢?想来就来,想进就进?”

严邦低厉着声音,“还是让他们进来吧!老子的新设备很久没有沾染到人血了!正好润润!”